欢迎离开黑哥看片网!

《呼喊》阅读训练及答案

阅读答案 工夫:2018-06-13 我要投稿
【http://www.pdfchina.cn/ - 阅读答案】

  “腊梅,腊梅,好香的腊梅哟——”推开窗子,有雾,抓一把,浓稠得确乎有几分手感。

  一声苍老的呼喊,在雾里翻了几个跟斗,就稳稳地立在了我跟前。

  只见呼喊,不见人。我知道,这都是雾在作祟,我客居的这座山城,就是雾多。依山盘绕的大黄路是从渝中区的大坪斜刺里拐绕过去的。雾大,能见度很低。当我着实地踩着那呼喊声时,才看清一位头缠毛巾的老人,跟我刚逝世不久的母亲年岁差不多。老人枯瘦枯瘦的,坐在山坡上,就像一棵上了年岁的树。她背在山背¨里的腊梅,活像是从她的身上长出来的,手里呢,持着一束腊梅,不停地对交往的行人显摆、呼喊。“腊梅,腊梅,刚从南山采的腊梅——”仿佛这偌大的山城,唯有她的腊梅最好似的。

  “腊梅?”我猎奇地凑上前,“这是腊梅么?”说不来重庆话的我,不得不“憋”着一口“半罐子”普通话。“你说啥子?刚从南山采来的嘛!”老人显然不悦。老实说,我这是头一回看见有别于我故乡江汉平原的山腊梅,或许是这山城特有的水、土、雾的缘故吧,重庆腊梅竟是桔黄色的,不像我老家腊梅张扬的那种大红:这腊梅主干笔直、细长、枝杈繁多而不懦弱,花样呢,淡雅而质朴,像极了纯朴刻薄的重庆山民。

  “买一束嘛!”老人催着我,“才4块钱,便宜得很!”我迟疑着。我不是拿不出这4元钱,也不是舍不得这4元钱,关键是我没这份养花的闲心。为了糊口,从湖北老家刚漂泊到重庆的我,本人都养不活,还养花?再说,一个没有栖息之地的落魄者,能有花的栖息之地吗?

  “好的,等我找到工作了一定来买。”我把玩、夸奖了一番老人的腊梅后,就走了。“我等着你——娃子!”

  一个礼拜后,四处受阻的我,终于得到了曾获“重庆十大出色青年奖”和“老舍文学奖”的重庆长风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巴一的赏识,他用一颗博大的爱心接纳了我。不断像浮萍一样“飘”的我,竟有了一个八平方米的“孤安居”。安顿上去后,我自然想到了老人,想到了我曾对老人的许愿。

  可是,当我踩着呼喊,风风火火地赶到山坡时,却物是人非。那不停地呼喊着的竟是一位中年妇女。

  “老人呢?”我问。中年妇女先是一愣,后是惊喜:“你找到工作啦?!”这回却轮到我发愣了:“你怎知道……我是来找老人买花……”

  “不错。”中年妇女说,“那老人就是我婆婆。我婆婆说,这几天有个外地娃子来重庆找工作,好多天了都没找到。还说那外地娃子只需一找到工作,就会来找她买腊梅的。听口音,那外地娃子一定是你不,大兄弟?”

  “是我。”我说,“我买花……是找老人。”“一样的。”中年妇女说,“我婆婆前几天到南山采腊梅,不小心摔了上去,老人不断惦记着你找工作的事,就要我来这里等你,还说假设你来买腊梅,就证明你找到了工作,她的心也就落地了。”

  我的心呼啦一热。等我买下一束腊梅后,中年妇女就立马起身,背起背¨走人,惹得要买腊梅的顾客直疑惑。

  “大姐,人家要买腊梅呢!”我不解,“傻兄弟。”大姐朝我扮了个鬼脸,“婆婆正等着我去报你的喜讯哩。”

  我不知泪是怎样流出来的。当前的日子,我总是静静地守着窗台上的那缕淡淡的不肯离去的暗香,任它们绽放、凋谢。

  雾,散了。一瓣桔黄色的阳光打在我的脸上,好是暖和,我总是时不时低头,朝山坡上望去,可那苍老的背影,还有那熟习的呼喊不再重现。

  再好的花,总有谢的时分。可那苍老得近乎哀伤的呼喊,总像腊梅正艳时的那股若隐若现的淡淡暗香,隐隐地、隐隐地在我心里浮动。

  了解阅读:

  1.文章扫尾写出了雾的什么特征?有什么作用?

  浓稠、能见度低。交代故事发生的工夫、环境,为作者听到卖花老人的呼喊声张本,同时衬托老婆婆质朴的心灵。

  2.文章描写卖花老人这一艺术笼统,次要用了什么艺术手法?请扼要分析。

  用了反衬的艺术手法。先写卖花老婆婆苍老的呼喊声,接着写她枯瘦枯瘦的外貌,然后写她如商人一样的机敏言语(“买一束嘛!”老人催着我,“才4块钱,便宜得很!”),最后写她美妙的心灵,由外到内——以表面的“丑”反衬心灵的美,完成了人物肉体的升华。(如答欲扬先抑、设置悬念等其他艺术手法,言之成理,即可。)

  3.文章标题为“那一声呼喊”,有什么含义?

  “那一声呼喊”,虽然“苍老得近乎哀伤”,却是人类美妙心灵的“大爱”之音,表现了卖花老婆婆对美妙人生的等待,等待本人,也等待别人。

  4.本文立意深远,委婉蕴藉,请扼要赏析。(300字左右)

  人世有大爱,这是我读完此文的第一感觉。那位老婆婆的生活是困难的:从她“枯瘦”的面容上可以看出,也可以从她卖腊梅花的时空里读出——要不是生活的逼迫,谁会在“能见度很低”的弥漫着大雾的清晨卖花?一束才四块钱的腊梅花,我却在这大清早迟疑了半天——有哪个商人情愿这般?但是,那位老婆婆却读懂了漂泊家乡的“我”的困境——等我找到工作后来买花。这不是一个商人的等待,而是一个“纯朴刻薄的重庆山民”对处在困厄中的人能取得幸福的等待。我来买花之日,就是我找到工作之时。“那一声呼喊”,虽然“苍老得近乎哀伤”,却是人类美妙心灵的“大爱”之音——“总像腊梅正艳时的那股若隐若现的淡淡暗香,隐隐地、隐隐地”“浮动”在我们的心里。

  5.第二段运用了拟人的修辞手法,有什么作用?

  生动笼统地写出了老人声响非常洪亮,令我非常留意。

  6.你是怎样了解最后一段的划线句?

  用花和呼喊作对比,突出了呼喊的美,用暗香突出了呼喊香自心底,在心里浮动,突出了刻骨铭心的记忆。

  7.那一声呼喊第七段中:“我自然想到了老人,想到了我曾对老人的许愿。”“许愿”的详细含义内容是什么?

  指我找到工作后一定来买老人的腊梅。

抢手文章
引荐文章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友情链接: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星光tv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黑哥看片  星光tv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